《焦糖专栏》从服贸到高雄发大财

我第一次能投票刚好是总统大选,我满心期待的把票投给马英九前总统,觉得终于可以教训民进党了!

我妈妈当时很难过,她希望我不要回家投票,说我是被媒体煽动,当时我深信马英九最清廉,中华民国发大财。

某天和妈妈在电话中聊近况,忽然看到新闻有一群人冲到立法院,高喊「反黑箱、反服贸」;当晚也看到几位好朋友平时不关心政治却冲到立院外围,拿着手机说要靠自媒体的力量把事件真相传出去。

《焦糖专栏》从服贸到高雄发大财

我先读了正反双方的懒人包但都觉得不对劲,于是我下载了「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读到深夜,然后倒抽一口气。

在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第六节、关于被机器排挤的工人会得到补偿的理论」写道:

最后,大工业领域内生产力的极度提高,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其他生产部门对劳动力的剥削在内含和外延两方面的加强,使工人阶级中越来越大的部分有可能被用于非生产劳动,特别是使旧式家庭奴隶在「僕役阶级」(如僕人、使女、侍从等等)的名称下越来越大规模地被再生产出来。(*联经出版 P.425)

这章在谈的是资本主义下的国家,会因爲各种进步让机器的产能越来越高,同时所需的人力越来越少,因而雇主不再需要的劳动力(员工)就被抛向街头。

这些失业的人口渐渐地会转向到其他工作领域,继续贩售自己的劳动力。

上述的「僕役阶级」就是类似现在的服务业,当时的时空背景没有「服务业」这个词。所以资本制度下的国家会从工业渐渐往服务业发展,其包含的职业别极广,在台湾大多数人的工作都带有服务特质(但有些职业不是,如医护人员。)

资本为了生存得持续进行对剩余价值的积累,当国家进步到得保障劳工所得、身心健康与生态环境时,资本要支付的「可变资本」与「不变资本」就会大幅提升,剩余价值(利润)就会骤降,资本流通就会中断,然后资方就死掉了。

可是没有人想死,于是工业(製造业)就往法规宽鬆、能供应大量廉价劳动力的第三世界发展。

所以当韩粉失去理智时说高雄又老又穷时,我们要问问全世界哪一个在资本主义运作中的城市不是?

就韩营主打的「北漂」台北面临同样的困难。如果大家不想在住家旁边盖重污染工场,那城市势必得承受转型为广义服务业导向的压力。

前面写的是《资本论》对于工业到服务业的成因与过渡,你现在应该就懂《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中的「服务」指的就是服务性质的行业,就是佔全台湾最大多数的行业,要开放让中共(国)资金进到台湾「创造就业机会。」

服贸的协议书全文在网路上还看得到,贯穿整部合约精神的就是「两岸资本合作」,如大家较熟的「滴滴打车」能在台湾合法和其他车队竞争。

「有竞争对消费者是好事啊!」

那之前 Uber 进来那些人在抗议什幺?后来 Uber 被勒令撤出台湾,另一些人又在抗议什幺?

《焦糖专栏》从服贸到高雄发大财

你如果有在中国做过生意或在淘宝、拼多多买过东西,你就能明白狼性怎幺做生意的。

「先用庞大资金支撑低价甚至赔本的商品打击其他竞争者,进而消灭后吞噬而达到垄断。」

也能看看服贸中提到的美容美髮业,今天中共(国)资金一次挹注,一次就能在全台展店,一开始资方能给员工较好的薪水及客人便宜的服务,直到其他竞争者在市场消失。此刻,他们要员工共体时艰、相忍为国时,如果你不接受就回家吃自己;消费者没有别的选择,就只能任人宰割。

有读过服贸的人会说政府在合约内有写到「如查到不法垄断,会有相关单位责罚,最严重是勒令停业中止合作啊!」对啊!但你们知道当国民党和中共签好的合约内,没有提到这个单位是谁?在哪里?所依据的法规是什幺?然后就要开放了。

就算有某个神秘的单位保证以最严格的法律来执行,你相信政府吗?(任何政党执政皆然)不是一天到晚骂 e04!政府无能啦!但同时却又希望把更大的权力委託给政府,这不是显得疯狂又矛盾吗?

所以通过服贸不只是程序不正义而已,是整部条约都会让台湾经济、政治以至于社会结构与阶级都受制于中共(国)。

同时别忘了,当时不管谁都无法预测到川普会选美国总统还选上,当选后採取对中共的贸易制裁。如果当时服贸通过,现在的我们势必受到波及;在两大国的夹缝中生存需要智慧与勇气,而非严重倾斜某一方,服贸条约就算是美国提出来的也不能签。

为什幺忽然要写服贸呢?

我们再把焦点放回高雄,韩国瑜提的再多政策都是以「承认九二共识」,要把人带进来、人口成长到三百万、五百万或一千万都不难,只要能让服贸借尸还魂,中国有十四亿人口,高雄想要多少人儘管开口,只要韩国瑜当选都能办到。

这样打着又老又穷孩子都漂走了,且到外县市(除了苗栗)也是同样的宣传方式,刚好也配合着护家盟一贯的宣传「同性恋让生育率下降,同婚通过后大家都不生小孩,就没人赚钱缴税,中华民国又要亡了。」唯有中国是活路,承认九二共识除了高雄发大财,人口也会越来越多,互取所需相互取暖。

写到这已花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如果还没离开或已经在我留言版出征到寸草不生,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说。

太阳花运动唤醒了许多人,有的人醒来后发现这世界太可怕,又赶紧睡回去;有的人发现要面对的势力异常强大,于是赶紧加入压迫者;有的人对抗到一半发现,宁愿在梦中吃牛排也好过面对深渊;而没有醒的人正开心地在我这谩骂。

太阳花运动的收穫者是民进党,这是情势所逼,不是因为民进党有多好;但如果你一心只想教训民进党,终会发现得牺牲掉自己的未来,用一个和共产党暧昧的政党来惩罚自己,就像当时的我票投马英九。

太阳花运动让公民开始关心公众事务,参与公共议题与政治讨论,更诞生了第三势力「时代力量」、「基进党」、「社会民主党」、「绿党」,以及这次议员选举备受期待的「欧巴桑联盟」。

岛屿天光

过去,有些人确实辜负了这首歌,现在,我们要把这首歌拿回来还给台湾人。